首頁 游記攻略鰲太 受疫情影響,2020刻骨銘心的一次冬鰲穿越!

受疫情影響,2020刻骨銘心的一次冬鰲穿越!

作者:云霄女俠     97080人關注 2020-3-15 10:03

鰲太這條線17年就想走了,看了很多帖子,了解了這條線的危險性,一直心存敬畏,深埋心底,很長時間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去走,當時也就想走個夏鰲,找個好天氣去走一次,了卻心愿!


直到19年中秋節群里幾個鐵桿驢友約起去走鰲太,當時心里癢癢的,但一查天氣陰雨綿綿,于是放棄了…

大概是在19年12月份中旬,在一個戶外群里有人聊起冬鰲,并慫恿我去走,這才又吊起了我的胃口來,剛好有一個隊伍元旦要去走,組織人是蚊子,于是蚊子加了我,聊了元旦走冬鰲的事宜,我說我考慮三天給答復,三天后,我覺得自己裝備沒準備好,體能方面也有好久沒運動沒走線了,所以很無奈的回絕了


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蚊子又說,由于他19年本命年,所以他也只好退出,他想挪到春節去走,剛好上海這邊還有一個驢友也想春節去走,我馬上又燃起了希望,我說好!于是蚊子另外建了個春節鰲太群,很快群成員從原先的三個人,一下子增加到了14人,不過最終定下來確定去的只有8人,我們這八人組合幾乎都是素未謀面的陌生驢友,只有精彩哥和夜半歌聲兩個人好像比較熟,至少他倆之前是走過線的,其他人幾乎都沒見過面,沒走過線(或許蚊子和鯉魚之前也認識,因為他們在冬鰲好像很熟),而我,和群里的大神一個都不熟,都沒見過…說實話,第一次加入一個陌生隊伍,竟然有些期待

就這樣,大家三天兩頭在群里天南海北的聊天,討論冬鰲要帶的裝備,查天氣,各種風險應對等等…土豆表示要跟我搭伙混賬,雖是這么說,但畢竟我們不認識,彼此還是帶足了單槍匹馬的裝備!我們約定天氣太惡劣我們就搭伙,天氣好就各自起火各自搭帳篷!


時間過得很快,離出發冬鰲越來越近了,我的裝備也基本準備就緒,我們定的集合時間是1月23號西安集合,下午1點包車前往秀才家

由于過年走冬鰲沒法陪家人,我決定1月16日從上海先回湖北陽新陪伴家人幾天,再從武漢轉車到西安,就是這個決定,造成了一些小麻煩,回到老家就開始著手幫忙準備年貨,包餃子,包芋頭圓等等,1月20號晚開始裝包,檢查裝備,21號一大早被媽媽逼著去送了個禮,下午四點50要坐動車到武漢轉車(全程戴口罩),我四點才回到家,時間非常緊湊,還好火車站離我家近,到火車站發現登山鞋沒帶,弟媳幫我回去拿,沒想到鞋子拿錯了,又回去換一次,出門不太順,差點沒趕上去武漢的動車…

到西安買的票是22號早上8點的,所以在武漢住了一晚,晚上去迪卡儂補了點裝備,這時群里的鯉[email protected]我,說在武漢轉車很危險,因為此時各種新聞報道出疫情已經人傳人了,還是有點緊張,群里隊友開玩笑的說要隔離我,我當時也就聽聽,沒當回事…

第一天趕火車我凌晨四點就醒了,一直睡不著,糾結著要不要去呢,畢竟我在武漢轉車,確實會給群里人帶來心理負擔,我開始猶豫了,有些退縮了,可是我轉念一想,萬一大家沒往這方面想呢,會覺得我太容易變卦了,訂好的行程說變就變,這樣出爾反爾真的很不好,再說我準備了這么久,滿懷期待的去走這條線,實在不想放棄,于是我磨磨蹭蹭的思想掙扎到踩點出發到火車站,心想如果趕不上車就不去了吧,結果還是趕上了,而且車子還晚點了半小時,時間綽綽有余…

順利上車,晚上八點多到達西安,來到訂好的布丁酒店,測體溫領卡進房間,不到幾分鐘酒店來電話讓我下去,結果是讓我退房,湖北人不讓!我跟他們講道理后,勉強讓我住了,安頓好后群里喊上鐵鎬哥去吃晚飯,我們走了差不多一小時才找到他推薦的那家魏家涼皮,吃完回到酒店已經十一點多點,趕緊收拾下洗洗睡了

第二天早上其它四個隊友也都陸續到了,我們簡單補了點物資,吃完早餐,整理好裝備,然后事先叫好的車直接來酒店接上我們,我和鯉魚、蚊子、土豆一輛車,小周、鐵鎬哥、夜半歌聲一輛車,我們四個人提前兩小時到達秀才家,我們稍作休息,準備做晚餐,做好了他們三個也就到了,剛好吃飯,土豆很勤快,搶著做飯,不得不說,真的是居家好男人,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我和蚊子偶爾打打下手,洗洗菜切切菜,大概五點20左右,飯菜都做好了,不一會他們三個也都到了,五點50開飯!鐵鎬哥從西安帶了瓶太白酒,我們一人喝了點,說是防病毒


隊友介紹(八人組成的冬鰲隊):

1、蚊子:戶外俱樂部領隊,走過好多線,去過很多地方,最少走過三次夏鰲,聽說很厲害!


2、鯉魚:戶外俱樂部領隊,也是走過很多戶外線路,走過一次夏鰲,據說也是很厲害的大神!


3、土豆:戶外俱樂部領隊,體能相當好,背負厲害!走過一次夏鰲!據說很厲害!確實厲害!


4、精彩哥:具體不詳,據說很牛X,走過六次夏鰲,體能驚人!飛毛腿!


5、小周:戶外愛好者,出發前一個月走冬鰲下撤了!這次來了卻心愿!


6、夜半歌聲:跟精彩哥一樣厲害,也走過鰲太,具體幾次我忘了???? ,很神秘的樣子,我們隊伍他和精彩哥是第一批出山的????


7、鐵鎬哥:俱樂部創始人,很厲害,經驗相當豐富,走過無數戶外線路,資深戶外玩家,走過太白南北線


8、云霄(我本人):戶外俱樂部領隊,戶外發燒友,走過好多線,第一次走鰲太。

酒足飯飽后,大家在客廳里烤火,閑聊,喝茶,拍合影,晚上八點多大家就陸續上樓回到房間了,又接著喝茶,聊天…

我開始整理裝備,發現我的雪套沒帶,在老家刷了下晾著忘了裝包,真是要命吧,據說冬鰲雪套很重要,我糾結了半天,終于硬著頭皮跟大家說,我可能走不了了,我雪套沒帶,他們聽了后都在幫我想辦法,鐵鎬哥干脆說,把他的雪套給我,我當然不會要,后來我去樓下找秀才,秀才不在,她老婆得知我沒雪套,幫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對破損的雪套將就著用,雪套的問題算是解決了…

晚上我睡在床上又開始糾結,因為我元旦走大五臺穿得少受寒了,感冒一直斷斷續續沒有好,這會還在感冒咳嗽,我都不敢咳嗽,怕他們以為我感染了病毒,其實就是感冒,真的很怕增加大家的心理負擔,再加上我自己群里的鐵桿驢友都勸我不要走,因為第一我感冒了肯定狀態不太好,而且怕感冒加重在山頂得肺水腫,前幾年就有個領隊因為感冒走鰲太得肺水腫掛掉了!第二跟一群不認識的驢友一起走這么危險的線不太保險,第三還沒有雪套…我腦子里一直縈繞著這些問題,也在想,萬一在山上感冒加重,造成肺水腫死在鰲太那就太丟人了…算了,我還是退出吧,下次再來走,山一直在那里!

1月24日除夕夜早上,我五點就起床了,推開門一看,外面依然在下雪,洗漱完畢,六點開始吃早飯,準備跟大家說我要退出的決定,沒好意思說出口,吃完早飯準備出發了我終于說出了我的決定,我說我不走了,小周馬上接到,又怎么了啊,雪套不是有了嘛,他們都很驚訝,我說,我其實感冒了還沒好,怕拖你們后腿,又怕你們以為我感染了病毒…我真的是迫不得已????…他們其中幾個都說,這有啥啊,我前幾天還閃了腰呢,還貼著膏藥,小周也說,小感冒而已…蚊子馬上說不要勸,讓她自己決定,最后大家都不說話了,他們都起包走了,鐵鎬哥說實在不行,你先走一天試試,到時候狀態不好在下來也不遲,我覺得也是,那就先走一天試試,于是我也背著包跟著了,鐵鎬哥一直在后面跟我說話…

唉,走這么多線,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出這么多狀況,還趕上疫情,又感冒了,所以上山前才這么糾結,這么慫,這哪像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哦


早上大概6點40分,天還沒亮,溫度零下3℃,雪還在下,七個人的隊伍正式從秀才家出發,還有一個精彩哥說晚點來追我們,他還沒到秀才家…


我們一路悶頭走,小心翼翼的經過檢查站,天慢慢的亮了,開始慢慢爬升,7點35開始進林子,上一個陡坡,雪很深,很滑,我們幾個陸續艱難的爬上去了,接下來的路比較平緩,都是在林子里走,經過了好幾個警示牌,這時候由于土豆背了年夜飯的食材,走得比較慢,大家開始在等他,然后蚊子和小周幫忙換著背年夜飯的食材,我們整個隊伍,除了我和土豆背負超過50多斤,其余隊伍的背負都控制在了30多斤,所以越到下午行進速度拉開了點距離,開始我還走在前面的,中午過后我又餓又渴加上感冒,雪越下越大,我開始停下來吃東西喝水,休息了十幾分鐘,然后我就一個人在后面慢慢走,到了下午3點的時候,我在距離盆景園不遠處看到了小周,他背著年夜飯食材走得也不輕松,我一邊走一邊等他,突然,我倆聽到后面有聲音,回頭一看,是另一個隊友精彩哥追上來了,不愧是走過六次鰲太的大神,晚了我們兩小時上山,這么快就追上我們,真是厲害!不一會,我們就到了盆景園營地,時間是3點22,他們幾個正在搭帳篷,看來也就比我們早了一點點哈!????


我們也趕緊搭起帳篷,準備做飯,土豆和蚊子已經在張羅著煮火鍋了,說是年夜飯,不一會兩鍋火鍋就煮好了,喊上大家一起來吃,精彩哥把他的高壓鍋香腸飯也貢獻了出來,我也拿了一袋臘腸放進火鍋里煮,還有年糕、土豆、青菜、香干…年夜飯也算得上比較豐盛啦,大家圍在一起吃起年夜飯來,好不熱鬧,吃得也是津津有味,可惜鐵鎬哥在帳篷里不肯出來,沒跟我們一起吃年飯,他說鞋子濕了,太冷了,就不出來了…


吃飽喝足后,我回到了帳篷里,他們幾個男生還在外面唱歌,拍照…真是好雅興吶!


我回到帳篷里準備燒水,結果發現昨天蚊子給我的打火機是壞的,怎么也打不著,因為離出發半個月前我就在網上看防風打火機,在群里問大家買哪種好,蚊子說就在秀才家小賣部買滑輪打火機就好,當天到秀才家,蚊子買了五個,一人分了一個,沒想到給我那個是壞的 ,怪我當時沒有試,太疏忽了,也怪自己沒有提前準備,沒有多準備兩個,出發前太匆忙把這事忘了,無奈,我只好向鐵鎬哥借了盒火柴,好不容易點著了,燒了點熱水,晚上七點多我出帳篷去方便,拍了晚霞,外面一個人都沒有,都進帳篷了,鐵鎬哥直接打起了呼嚕,不一會兒,我也進帳篷了,還好,這一夜沒什么風,但是我卻一直睡不著,我一直在糾結著要不要下撤,這一天也試過了,因為感冒沒好狀態不是很好,再加上沒有打火機了,一旦落單就要命了…

想著想著慢慢地睡著了,第二天一早又接著想,經過劇烈的思想斗爭,決定還是走吧,不撤了,感覺除了有點咳嗽外,狀態還行…


1月25日早上七點多起床燒水做早餐,吃完早餐,拍拍日出,拍拍風景,人物,營地…八點開始拔營,穿鞋子,登山鞋已經凍成冰塊,死活穿不進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穿進去,穿鞋子最少耗費了20分鐘(走這種溫度低的線最好穿大一碼的鞋子,因為我不喜歡穿買大一碼的登山鞋,所以冬鰲很吃虧???? )


快九點的時候,其他六個隊員都起包出發了,我和土豆由于背得重,東西多,比其他隊友相對慢些,我們整理好后,九點半才從營地出發,土豆突然對我說,從今晚開始我們搭伙吧,搭兩個帳篷也麻煩,我說好啊,走了幾百米就到了白起廟,小音響還放著佛教的經文,繼續往前走,經過兩顆樹,像一個門一樣,土豆說這是地獄之門,拍照打個卡,一路向前,雪很深,雪坑無數,走起來很費體能,到了十二點,我們看到了佛光,我倆都很興奮,開始拍照拍視頻,拍完后又繼續趕路,12點20到達新導航架,我們在這里停下來吃午餐,打卡拍照拍視頻,土豆很興奮,拿出國旗蹦蹦跳跳的拍個不停,前面不遠處迎面走來一支8-10人的隊伍,他們是輕裝的,我們休息了片刻繼續向前,跟他們擦肩而過,因為疫情大家都沒有打招呼,不過最后的一男一女兩個驢友很熱情的迎上來跟我們打了招呼,我們短暫交流,得知他們是從23公里上的,導航架下山,他倆說很佩服我們重裝走冬鰲,要跟我們拍視頻留影,他說他的手機掉在鰲頭了,只能用身邊美女的手機拍了,大家互相打氣祝福,留了微信,最后各奔東西,揮手告別…


我們繼續往前走,又經過老導航架,刻意避開攝像頭,下午兩點半到達藥王廟,短暫休息片刻,拍照留影喝點水就起身趕路了,一路趟雪艱難行進,三點20分到達麥秸嶺起點,我無意中發現這里有信號,喊上土豆一起發個拜年朋友圈,順便報平安!發完??,我拍了好幾個視頻,拍了些照片,趁著微弱信號還回了些微信和評論,土豆開始催我走,我趕緊收起手機緊跟其后,四點5分我們開始橫切麥秸嶺,上上下下,路很窄,很多時候都要手腳并用,大概五點40左右切完麥秸嶺,天快黑了,這時溫度降低,并且起了大霧,我們加快步伐,一刻不停地往前沖,雪很深,很多陷阱,經常一腳踩下去到大腿,艱難爬起來,我們一路找營地找隊友…


大概六點10分,我們到了水窩子營地,他們四個剛扎好營,據說比我們早10分鐘的樣子,我們發現精彩哥和夜半歌聲不在,他倆好像是在不遠處的另一個地方扎營的,不管那么多了,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溫度驟降,風超級大,我和土豆趕緊卸包搭帳篷,手冷得不聽使喚,手指頭都凍僵了,搭帳篷很不利索,小周見我們搭得費勁,趕緊也過來幫忙,我干脆脫掉手套搭帳篷,任憑手凍得像萬針刺手一樣,埋頭扣住四個角固定,拉風繩打地釘,費了好大勁總算把帳篷搭好了,,小周也趕緊回自己帳篷去了,我們把背包丟進帳篷里,人也趕緊鉆進去,在帳篷里緩解了會,風慢慢小了,才出來鏟雪化水,準備燒飯燒水,這樣一折騰,直到晚上八點半才煮上面條,八點五十才吃上晚飯,其它隊友老早就鉆進帳篷了,鐵鎬哥八點左右就開始打鼾啦,吃完晚餐后整理了下,土豆一會聽音樂一會看電視,我呢,看看手機照片,整理下東西,很是無聊…


到了晚上十點,我出去方便了下,順便拍拍夜幕下的帳篷,拍拍星空,拍完趕緊鉆進帳篷,準備睡覺,可是怎么都睡不著,想東想西的,土豆也睡不著,他開始放音樂,我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醒來時凌晨兩點多,發現土豆也醒著,聊了會天,他又開始聽歌,我說三點鐘可以拍銀河,他想出去拍,最終沒有勇氣出去,作罷,不知不覺又睡著了…


1月26日大年初二,早上六點醒了,有點賴床不想起,大概七點硬著頭皮起來了,真的很冷,外面大霧,天剛剛蒙蒙亮,趕緊收睡袋,穿上營地鞋出去裝雪過來化雪燒水,七點半煮面條,八點吃上了熱騰騰的面條。外面霧依然很大,遲遲沒有散去,蚊子說霧太大了,不好走,等霧散些再出發!大家開始在帳篷外聊天,有的拍照,有的整理東西,我看有時間,索性刷了個牙洗了把臉,在冬鰲刷牙洗臉都成了奢侈,時間過得挺快,一會兒就九點了,霧散了些,土豆趕緊叫我收帳篷,裝包,說我倆背得重,早拔營早點走,其它幾個隊友也緊隨其后,十點整理完畢(穿鞋子就穿了20分鐘),我倆先走一步,進軍飛機梁,持續上雪坡,亂石崗,一步一陷阱,好多雪坑,10點55分總算爬上了飛機梁頂上,視野很開闊,這里云海很漂亮,眼前的美景,不由得停下腳步開始拍起來,后面四個隊友也都上來了,精彩哥和夜半歌聲在爬坡的時候就超越我們走遠了,他們也不拍照,這是我最后一次見他們,后面幾天他倆都在我們前面,跟我們六個人分開了,我們六個在飛機梁頂上拍了大概10多分鐘的樣子,拿出國旗拍了合影,然后就匆匆趕路了,沒走幾分鐘就看到了鰲太遇難山友紀念碑,這一段相對來說好走,風景也很漂亮,云海翻騰,特別想停下來拍個延時,但時間不允許,沒有多作停留,再往前走沒多久就開始起了好大的霧,能見度只有幾米,這時鐵鎬哥和小周走在后面,我們開始停下來等他們,因為霧太大了,不能走得太分散,必須走在一起,人到齊后,繼續往前走,這時也顧不上拍照了,手機插在挎包外口袋里,沒有拉練的那種口袋,一路上上下下,有幾處不太好走,要手腳并用又蹦又跳的過大石塊,大概12點30分我們到了梁一,我想拍個照留個紀念,一摸發現手機不見了!糟糕????,他們四個已經繼續往前走了,鐵鎬哥就在我后面,我立馬放下背包,對鐵鎬哥說,我手機掉了,我去找一下,你們先走,不用等我,鐵鎬哥勸我不要回去找了,我說,手機很重要,里面好多視頻照片,我后面可能還要靠它導航呢,剛買不久的新手機????,我二話不說一個健步就往回沖了,鐵鎬哥在后面喊前面的隊友等一下,也不知他們聽到了沒,我越野跑似的一路奔跑找尋手機,大概翻了兩三個小山頭,一路沒有看到手機,我有些失望,嘴里一直在念叨:觀世音菩薩保佑我快點找到手機,老天爺保佑!大概返回到一大半路程時,還是沒有手機的蹤影,我心想:不找了吧,太危險了,霧太大,溫度低,很冷,我沒背包,萬一出問題,命丟在這劃不來,于是我想著不找了,出山以后再走到梁一找一下吧,不管找不找得到,找完就原路返回下山!


于是我沒有繼續找了,火速返回梁一,返回的半路上,謝天謝地,看到了我的手機,雪已經埋了一大半,看到黑色的亮板,驚喜萬分!真是菩薩保佑!返回梁一時是中午12點58分,我看到我的背包孤零零的躺在梁一的雪地里,隊友已經走遠了,我背起背包,飛奔起來去追隊友,大概兩點半的時候我在梁二追上了隊友,鐵鎬哥就在我前面,我問他你們等了我多久,他說大概20分鐘吧,我心里特別愧疚,由于我的疏忽讓大家浪費了20分鐘,他還說土豆還準備去找我,小周也說不能丟下云霄一個人,我聽了后感動得眼淚要落下來…打算出山后請大家吃大餐的!我們六個人總算又聚在一起了,2點45分,我們在梁二上簡單補給,喝水,吃干糧,此時依然是大霧彌漫,吃完又繼續趕路,他們背得輕些走得快,我背得重了加上感冒,落后他們5-10分鐘的距離,大霧看不見前面的隊友,大概5點半到達梁三,我看到蚊子的帳篷已經搭好了,鯉魚跟蚊子一個帳篷,他倆已經鉆進帳篷,土豆,鐵鎬哥、小周也剛到不久,他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營地,這個營地太小,最多擠擠只能容納兩三個帳篷,還很緊湊,土豆趕緊往上爬一段坡上去找營地,土豆到了上面趕緊喊我們上去,這時小周在蚊子旁邊找了塊地方勉強搭上帳篷,這地方是個風口,面積又小又窄,不適合做營地,但是天色已晚沒有辦法,我、土豆、鐵鎬到了上面,勉強找到一塊斜坡營地,鐵鎬哥說要不我們三個人今晚就搭一個帳篷隨便湊合一晚算了,我隨便怎么都行,坐一晚都行,條件惡劣,沒辦法,我和土豆都說好!他倆用鐵鍬刨雪修整半天,這時候已經5點55了,溫度急降,伴隨著妖風,手凍得沒有知覺,趕緊搭帳篷,三個人忍著刺骨寒風,手凍得像刀割一樣艱難的搭起帳篷,拉風繩打地丁,把靠斜坡那一側門用雪壓住封死,加固!鐵鎬哥幫我們搭好帳篷又火速跑下去了,說,還是你倆睡一帳篷吧,我去下面跟小周湊合一晚得了,小周是單人帳,兩個大男人擠很難受的,后來聽說鐵鎬哥等風小些了,還是出來搭自己的單人帳了,兩個單人帳一個雙人帳在下面擠得很!


搭好帳篷后,我又冷又疲勞,坐在帳篷里想歇會,真的不想動,不想做飯,溫度很低,最少零下二三十度,頭發結滿了霜,鞋子襪子褲子全凍成了冰坨坨,脫鞋脫襪子艱難,七點半土豆開始燒水煮面了,晚上八點熱騰騰的面煮好了,我們吃完收拾了下,就躺下了,今天走得很累,大概十點左右,我們都睡著了,12點多被外面刮的大風吵醒了,聽到旁邊的土豆在打呼嚕,我還無聊的錄了音,后面不知啥時又睡著了…


1月27日大年初三,我五點多就醒了,直到六點四十才坐起來,土豆也起來了,外面漆黑一片,很冷,我們裹著睡袋在帳篷里坐著沒有出去,土豆開始在帳篷外面燒水煮面,七點多吃好早餐,我們陸續出去拍了點照片,方便了下,8點多開始收拾東西,敲打凍成冰塊的登山鞋,每天穿鞋子真是很要命的事,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都穿了20分鐘,甚至更久????,東摸西摸的,磨蹭到九點半才準備出發,另外四個隊友在下面還沒收帳篷,我們打算先走一步,背得重沒辦法,不一會他們就追上來了,我和土豆倆開始進軍小樹林,據說精彩哥和夜半歌聲昨晚應該是在小樹林扎營的,他倆總是比我們快大概兩小時的路程


我們十點進入小樹林,沒走多遠,我看到雪地里一部oppo手機,心想這是誰的手機丟這里啦,轉念一想問問前面的土豆吧,喊上土豆,問他有沒有掉手機,他一摸口袋,說是他掉的,物歸原主!繼續前進!小樹林里的雪很深,有的過膝蓋,有的到大腿,很難走,一片白茫茫,霧也大,不過真的很漂亮,林子里都是晶瑩剔透的雪,穿過樹枝的時候,雪花紛紛飄落下來,美極了!我們一路走一路拍,很興奮,時而彎腰鉆過去,時而跪著爬過去,時而滑雪下坡,累并快樂著!這時鐵鎬哥追上來了,我們三個一起邊走邊拍邊聊天,這一段因為景色很美,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多貪玩了一會。到了11點50的時候,我們穿出了第一個樹林,來到一個開闊的空地,前面上坡又是一個樹林,我們在此空地修整下,準備喝點水補充點,土豆在樹林里背包罩防潮墊被掛得不成樣子,正好在此整理一下,鐵鎬哥趁機方便去了,這時候,蚊子鯉魚也都跟上來了,他倆也在此休息補充,小周還在后面沒跟上來…


休息片刻,大家繼續像第二片樹林前進,雪地依然很深很厚,走起來舉步維艱,一步一個陷阱,很耗費體能,1點20分,我餓得很,喊鐵鎬哥和土豆停下來吃午餐,總算停下來了,草草補充了點干糧就繼續趕路了,沒多久蚊子和鯉魚又趕上來了,超過了我們三個,鐵鎬哥和土豆馬不停蹄,不怎么拍照,也不怎么休息,我拍了點照和視頻就有點落后了,3點10小周追上我了,并很快超過了我,此時又是我一個人了,并且是最后一個,我背得太重,真的好累,除土豆之外,比其它六個人最少重十幾二十斤的樣子。真的太費體能了!可是我又不想落單,開始全力追趕他們,到了下午四點10左右,我追上了他們三個,此時他們三個正在找營地,我們所處位置應該是金字塔1這一段,從金字塔下來,這里都是橫切亂石崗,斜坡雪地,根本找不到合適的營地


這會兒天氣不好,大霧,溫度慢慢下降,我們抓緊往前找營地,這時也看到蚊子和鯉魚他倆了,蚊子說,找合適的地方扎營,然后他和鯉魚先走了,我們緊跟其后,四點50分終于看到塔一上面有一塊平地,這里扎營不錯,我們趕緊放下背包刨雪修整營地,搭帳篷,這里視野開闊,可以看到塔2塔3,云海都盡收眼底,沒有看到蚊子、鯉魚,估摸著他倆去前面扎營了!我們折騰了好一會,六點多開始做晚飯,晚飯依然是面條????,七點煮好美味的紅棗面條,疲憊不堪的我們很快把一鍋面條消滅掉了!剛到營地那會看手機無意中發現這里有信號,激動得不行,趕緊微信里報平安,跟群里的鐵桿驢友聊天,聊這幾天的行程、所見所聞等等,聊到十點多準備睡覺,土豆說睡不著,給他泡了杯青春之泉有助睡眠,又放了歌曲催眠,后來他睡著了,我依然沒睡,這一夜他睡得不錯,每次我醒來,都能聽到他打呼…


1月28日大年初四,早上五點我就醒了,群里有人@我,都是擔心我關心我的各種語言,很感動,我寬慰了他們,讓大家放心,不要擔心我…七點土豆煮了麥片堅果早餐,我燒了開水,我們吃完早餐,拍了下晨曦的美景,放松了下,大概八點多開始整理背包,裝包,9點10分左右收好帳篷,這時我的鞋子還沒穿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穿進去,鐵鎬哥和土豆陸續起包出發,土豆跟我說,他要先走了,叫我趕緊收拾跟上,并交代我說,你今天能翻上九層石海就翻過去,翻不過去你就在塔3扎營,他說他今天一定要翻九層石海!我說好的!你先走吧…


我繼續使勁穿凍成鐵塊的鞋子,穿了好久總算穿進去了,鞋帶的扣子也被我拉壞了兩個,戴上冰爪,雪套已經徹底壞了,松松垮垮沒法穿索性不穿了!九點24我準備起包了,看到小周在收帳篷,想幫他等他的,但他說,你先走吧,我很快就好了!然后我就先走了!一直往前走,翻過一個小山坡,在下面一個空地看到了一頂帳篷,這是蚊子的帳篷,他和鯉魚還沒拔營,我怕他們沒起床,沒敢打擾他們,直接往前走了,翻上塔2,這時候風超級大,還飄著雪子,打在臉上,像刀割一樣疼,一路都是亂石,很深的雪地,深一腳淺一腳的,不時的踩進雪坑,艱難爬起,走得很累,超級費體力,大概11點41在爬一個亂石崗的時候,小周追上來了,我給他抓拍了2張照,我們簡短交流了幾句,走了一段,又幫他抓拍了幾張,我看時間已是12點22分,可以吃午飯了,正好我要方便一下,于是跟小周說,我方便一下,你先走哈,等小周走遠了,我方便完補充了點水和葡萄干、紅棗,看遠處山巒疊嶂,綿延起伏,甚是壯觀,又多拍了兩張,拍了兩三個視頻,發現手機電量不足了,懶得拿充電寶,小休了下,一番折騰,又落后了????


一個人繼續趕路,游走在塔2和塔3之間,不停的切大石塊,走雪地,時不時的掉進陷阱,大概一點半的樣子,我橫切梁3時,因為雪坡有點陡,路窄,雪比較深,一不小心右腳踩進大陷阱,整條右腿踩下去,到大腿根,大腿根扭了下,撕扯到了,疼痛難忍,膝蓋也扭傷了,像脫臼了的感覺,特別疼,我心想,這下完了,不知道有沒有大問題,還能不能繼續走,我好幾分鐘動彈不得,爬也爬不出來…由于我背著50多斤的重裝包,重心不穩,差點整個人滾下右邊的雪坡,滾下去就涼涼了,下面深不見底!


最后我只好把重裝包小心翼翼的卸到路邊,廢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爬起來了,我試著走了走,腳還能走,就是不是很利索了,謝天謝地,無大礙!右腳踩進雪坑那會,一只手套掉下去七八十米的樣子,我把背包挪到前面平坦點的地方,打算去撿手套,后面幾天沒有手套也是要命的,這時,我無意中回頭一看,看到蚊子和鯉魚跟上來了,我給他們讓路,把包放下坐了會,想等他們走了去撿手套,怕他們說我????,結果他們也在前面休息吃東西了,我只好下去撿手套,蚊子喊到,你下去干嘛啊,我說手套掉下去了,去撿一下,他說不好撿就別撿了,我說好撿的,我很快上來,于是他們休息好后放心的走了,我大概七八分鐘把手套撿上來了,緊跟其后,一直切梁三,翻亂石崗,大概下午三點,終于看到九層石海了,蚊子和鯉魚已經到了九層石海前面的西源營地,我走了大概十多分鐘也到了西源營地,我問還繼續爬九層石海嗎,蚊子說,在前面樹林里找地方扎營,我好開心,終于可以扎營了,剛好腿扭傷了需要休整下,我們三個看到土豆、鐵鎬哥,小周三人正在翻九層石海,土豆應該是翻到快一半,鐵鎬哥在土豆后面不遠,小周才剛上到第一個平臺,蚊子喊了一會,他們都沒下來,只是短暫停留猶豫了會,又繼續往上爬,我一直在找營地,到了九層石海下面的樹林,蚊子和鯉魚也都過來了,我正準備扎營,他倆也準備扎營,突然他倆又開始商量討論起來,沒一會就對我說,我們還是翻上去吧(翻九層石海),你行不行?我說翻就翻吧。于是我們又起身爬九層石海,這時候已經三點半了,翻到九層石海第一個平臺時,我有點力不從心,因為剛才塔3腳扭了,再一看時間下午四點了,考慮到冬天重裝翻九層石海差不多要兩個小時,翻到頂就六點了,五點半以后扎營很要命的,另一方面,我擔心我的腳傷翻到上面出問題,如果崴腳了或踩空了,到時候不上不下,在大石頭縫里還扎不了營,再加上鰲太天氣變化莫測,到時候萬一又來個八級十級大風,那真是涼涼了!


我對蚊子和鯉魚說,我還是不爬了,我在這里扎營吧,你們翻吧,我腳扭了,不想翻了,我好累,他倆相視一笑,也很無奈,鯉魚又說,你再往上走走嘛,走到哪是哪,我說我怕翻到一半走不動了,上面沒地方扎營啊,這里還湊合能找個平坦的地方扎營。于是他倆繼續翻九層石海,我找了個稍微平整的地方搭帳篷了,拉風繩打地丁根本打不進去,雪太深太軟,地丁不夠長,只好把一側帳門用雪埋起壓著,防止風大吹跑,兩根登山杖固定兩根風繩,其它地方勉強打上,想找石頭壓壓,卻搬不動一塊石頭,為什么?因為九層石海的石頭在雪地里凍死了,不是活動的石頭,根本拿不起來????,沒辦法,湊合一晚吧,真的很擔心晚上把我連人帶帳篷一起吹到懸崖下,早就了解過九層石海的風,那是相當嚇人的,能把人吹跑的那種,一點都不夸張!唉????,我現在是進退兩難,看天氣應該不至于刮超強大風,我把背包等所有東西全放進帳篷了,一看時間還早,才四點半,拿出手機拍照,發現徹底沒電了,拿充電寶充電,發現兩塊充電寶都沒電了,這可如何是好,后面都拍不成照了,然后我準備燒水做飯吃,爐頭氣罐都連接好了,發現沒有打火機,要命了,因為第一晚打火機是壞的,后面幾天都是跟土豆搭伙,沒有考慮火的問題,我又拿出借的火柴點火,點了七八根都點不上,醫院的免費火柴,質量不是很過硬啊????,再加上風很大,沒有擋風板,我就挖了個雪坑,再繼續點,總算點著了一根,然后燒了水,泡了杯奶昔喝,沒有做別的吃,喝完奶昔沒多久我就躺下了,一直睡不著,就想事情,風越來越大,刮得帳篷打得沙沙響,蠻嚇人!我想著如果半夜真的連人帶帳篷吹跑了,我就趕緊抓著石頭,抱著石頭,天慢慢黑了,又開始胡思亂想,看了很多帖子,鰲太這條線死了不少驢友,晚上會不會有那啥,萬一那啥突然出現在我帳篷里或帳篷外…管它呢,怕什么!要人一個,要命一條!豁出去了!不想了,趕緊睡吧,大概十點了出去方便了下,回來就睡了,半夜醒了幾次,風很大,總擔心被吹跑,一夜沒睡好…


1月29日 大年初五,早上很早就醒來,一直等到天亮,本想早點起床拔營去追他們的,想趕在他們拔營前就爬上九層石海,到達東源營地跟他們匯合,我猜想他們應該在東源營地,可是真的太冷了,在冬鰲的每天早上都是起床困難戶,帳篷內外全是冰,睡袋上面也是冰,我還在睡袋上面蓋了一層救生毯也沒啥用,磨蹭到七點多起床,燒水泡了奶昔喝,罐好熱水,準備換衣服收拾收拾拔營了,一看天氣還不錯,不過風越來越大,我裝好背包,最后收帳篷,收得很費勁,稍不留意外賬內賬分分鐘吹跑,我只好收完外賬壓在背包下面,再收內帳,輪換著用重物壓著,折騰了好一會,這時候陸續來了三個重裝大神,他們是當地的驢友,短暫交流,他們問我走幾天,我說走七天,今天第五天,他們說他們計劃六天,今天第四天,真是牛啊,他們問我怎么一個人,我說其它隊友先走了,他們囑咐我注意安全!然后他們繼續走了,我還沒裝好包[捂臉][捂臉],當時很著急,想著手機沒電了,也沒軌跡,跟上他們也好啊,我大概又整了20分鐘的包,穿了十幾分鐘的鞋子(鞋子凍成石塊很難穿),收拾完畢后起包跟上去,他們第一個已經爬了一半了,最后一個也距離我有半小時的爬升[捂臉],今天爬九層石海比昨天下午難受多了,今天風好大,而且是白毛風,下著雪子,打在臉上,又是像刀割一樣,好幾次跨石頭時差點被吹倒,重心不太穩,偶爾躲到大石頭后面避避風,爬到一半時,我回頭看看爬過的石海,突然看到下面第二個平臺那里有一頂帳篷,是蚊子和鯉魚倆昨晚也沒爬上去,半山腰扎營了,這會還沒拔營,我一看時間快十點了,看他們還沒拔營,心里輕松了些,還好我不是最后一個,等我爬上九層石海,一看表,已經快十一點了,我大概花了一小時40分鐘爬完九層石!


( 本文作者 : 云霄女俠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你這個女人竟然這么詛咒別人,內心何其惡毒歹毒。!
    把你的原話送給你:
    你就是那惡鬼!下次你去冬鰲,老天不會放過你!

    發表于:2020-3-29 10:31

    • 云霄女俠: 你個腦殘粉不會說人話就閉嘴,要你在這里上竄下跳?或許你就是我們隊里某人用另一個賬號來噴的!哈哈,盡管噴吧!惡人自有天收!報應從來不會缺席!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游記看不懂就會在這里指責,要你這腦殘在這里指手畫腳??你就是那惡鬼!下次你去冬鰲,老天不會放過你!
  • 云霄女俠 回復

    謝謝親的支持,這個噴子不是某人的腦殘粉就是某人換賬號過來洗白自己的噴子,游記都看不懂,就來一頓噼里啪啦的指責,惡意傷人??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常驢友的思維!哈哈,我只有呵呵了,隨他說去吧,惡人自有天收!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公道自在人心!

    發表于:2020-3-29 09:29

    • 遠去的煙云: 你這帖回得當真莫名其妙!你誰?上竄下跳地跑這里指點江山來了?如果你和我一樣都是讀者,一篇帖子讀下來各自的感受不同很正常。你可以挺那些不負責任本來只能當獨行俠卻發什么AA走生死線的鰲太大神,我自然也可以為這位命大的女生感到心寒!戶外如果都是你這種人,那么活該讓人噴!
  • 云霄女俠 回復

    你個腦殘粉不會說人話就閉嘴,要你在這里上竄下跳?或許你就是我們隊里某人用另一個賬號來噴的!哈哈,盡管噴吧!惡人自有天收!報應從來不會缺席!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游記看不懂就會在這里指責,要你這腦殘在這里指手畫腳??你就是那惡鬼!下次你去冬鰲,老天不會放過你!

    發表于:2020-3-29 09:23

    • 劍俠走天涯: 你還是對別人不了解就發起AA組隊了,這是沒出事兒。要是真出點兒事兒,你說你得多冤。組隊需謹慎,還是比較熟悉,相互了解知道能力經驗的人一起組隊好一些。她現在還一直在辯解她能力沒問題;我覺得她能力真不咋地,只是比她的智力強點兒;所以她一直覺得自己能力沒問題。
  • 遠去的煙云 回復


    你這帖回得當真莫名其妙!你誰?上竄下跳地跑這里指點江山來了?如果你和我一樣都是讀者,一篇帖子讀下來各自的感受不同很正常。你可以挺那些不負責任本來只能當獨行俠卻發什么AA走生死線的鰲太大神,我自然也可以為這位命大的女生感到心寒!戶外如果都是你這種人,那么活該讓人噴!

    發表于:2020-3-29 05:05

    • 劍俠走天涯: 你心寒的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有人非要跳樓,攔都攔不;你難道要不去責問為啥非要作死跳樓的人反而怪那些沒攔的人?一個自己對自己的命都不負責任,憑啥要求別人對她自己的命負責?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你能你上。你去把命搭上,把自己的命扔那里,去救她。

    發表于:2020-3-29 00:25

    • 張同學5201314: 人家小姑娘的命差點丟在鰲太,你還叫領隊?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你還是對別人不了解就發起AA組隊了,這是沒出事兒。要是真出點兒事兒,你說你得多冤。組隊需謹慎,還是比較熟悉,相互了解知道能力經驗的人一起組隊好一些。她現在還一直在辯解她能力沒問題;我覺得她能力真不咋地,只是比她的智力強點兒;所以她一直覺得自己能力沒問題。

    發表于:2020-3-29 00:08

    • 蚊子2255: 這次AA是我發起的,兄dei你可以去冬鰲試試等人,保證不出半小時就直接掛掉。還有很多事情你們只看游記不了解,沒有話語權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不想想根本的原因和責任都是你自己。還要怪別人???你丟三落四,猶豫不決,一會想去一會兒又不想去,背的東西亂七八糟,有用的有幾個?那把破笛子背了一路,吹了幾下?能把爐子的火苗吹滅還是咋滴?

    發表于:2020-3-28 23:58

    • 云霄女俠: 沒想到到了盆景園營地打火機是壞的,借了盒火柴也不太好使,更沒想到隊伍會走得這么散…很多事情都是發生了才知道總結,吸取教訓經驗!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你心寒的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有人非要跳樓,攔都攔不;你難道要不去責問為啥非要作死跳樓的人反而怪那些沒攔的人?一個自己對自己的命都不負責任,憑啥要求別人對她自己的命負責?

    發表于:2020-3-28 23:52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道德也不能要求一個人為另一個人的無知任性作死付出甚至可能的生命代價。每個生命都是平等的,尤其是那些自律有經驗能力強的人。

    發表于:2020-3-28 23:48

    • 態度AT: 彼此不夠成責任和義務的AA隊伍,這樣的行程無可厚非。當失去了法律的約束以后,道德就成為了行為方式的準則。在生存成為第一需要的時候,AA顯然不是一個最佳選擇。
  • 劍俠走天涯 回復

    腦子是用來思考和處理問題的,不是安在脖子上邊當拍照時的裝飾品的。
    出發前的準備工作難道不應該做好嗎?做完后,難道不應該檢查確認一遍嗎?丟三落四,連尼瑪一雙鞋都能在坐火車前折騰好幾遍。
    走這么惡劣的路線,基本的常識和準備都沒有。能尼瑪走著走的把充電寶里的電都給耗光了。不知道需要導航?電都禍害光了,怎么導航找路線?就你這,我敢推斷,出行從頭到尾壓根就沒想過需要用導航軟件導航這事兒。!
    這是蠢到了無知無畏的境界,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拼命唄。命硬運氣好挺過去了,運氣不好就掛了。
    你那比別人多背了二十斤的是啥東西?
    幸好你們最后散了,各走各的;如果在一起一致行動,最后還不定哪個倒霉蛋兒被坑死呢,那可真就冤死了。

    發表于:2020-3-28 23:40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河北昨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神来棋牌最新版下载 宝博棋牌217下载 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246免费资料大全 天下 小说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可以网上玩吗 尊享配资 股票涨停买卖技巧 基金如何配置最合理 股票期权试点结算规